1. 首页
  2. 投资者关系

五小时世纪之战,费德勒温网惜败!战绩在下滑,这位网坛传奇的吸金能力却无出其右

十二年前,美国作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在《纽约时报》上写下了这样一个标题——《费德勒,一场宗教体验》。文章的开篇这样写道:“回望过去的几年,几乎每一个网球爱好者和关注男子网坛动态的人,都曾经历过一些我们称之为‘费德勒时刻’的经典瞬间。当你全情投入到这个瑞士人的比赛中时,即身处于这样的时刻。你或喜或悲的神态,或手舞足蹈或忘情呐喊,这些都使你的家人焦虑地从另一个房间跑来查看你是否出了什么状况。”这样的场景真实地发生在了昨晚的温网赛场上。

酣战5小时,长盘决胜;触发新规则,三度抢七。

罗杰•费德勒与德约科维奇奉献的这场史诗级温网决赛,在北京时间7月15日凌晨2时许,以后者3:2险胜画上句号。

一声叹息,年近38岁的费德勒,只差一步就能刷新尘封近半个世纪的大满贯历史最年长夺冠纪录;满眼泪光,胜负只在毫厘之间,虽然在错失第9个温网冠军的同时费德勒也无缘人生中的第21个大满贯,但费德勒依旧是网坛的经典传奇。

他就是网球的代名词,背后的经典瞬间与商业故事,将成为教科书般的案例被永久铭记。

史诗对决 见证传奇

今晨,多少人熬红了双眼却还是目光如炬,在这个不眠之夜里,徜徉于2019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男单决赛(以下简称2019温网)的艰苦鏖战中。

历时4小时57分钟,期间48次交手……费德勒在与德约科维奇的对决中,输给了幸运女神,数据占优却输给三次抢七,以6比7、6比1,6比7、6比4和12比13失利,错失了改写一大串纪录的机会。不过,在球迷心中,拥有男子大满贯单打冠军数量最多的费德勒,现在要超越的只剩下自己。

正如他的对手德约科维奇所说:“这或许是我生涯最好的大满贯决赛,费德勒是历史最佳。他让很多人相信,即便在37岁的年纪仍然可以打出这样的网球。”费德勒则表示:“我已竭尽全力,很满意自己的表现,我们打出了伟大的网球。”

虽然时间没有站在费德勒这一边,与德约科维奇之间5岁的差距,也许是他在比赛中体力不支出现失误的根源,但拥有顽强意志的费德勒,同样配得上鲜花与掌声。在只有一个冠军的赛场上,费德勒优雅、执著地打出一个个惊艳全场的网球:单臂反手球,还像10年前一样潇洒,在很多球迷和粉丝心目中,他已然是21个大满贯冠军的获得者。

蓝天、绿地、白衣,温网见证了费德勒的成长。一战梦回2003年,21岁的费德勒在温网半决赛和决赛中先后击败两位重炮球员罗迪克和菲利普西斯,首次捧起大满贯奖杯,也从此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时代,“费天王”拥有着前无古人的纪录:20个大满贯冠军为男子网坛之最,创下ATP史上最长延续单打第一周数的记载——237周,8次拿下温网冠军超越前辈桑普拉斯……

书写辉煌成绩的时候,费德勒还告诉了世人如何玩转优雅的网球,洒脱的单反,精准的发球,绝妙的上网截击。

雄踞网坛20年的费德勒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的我和十多年前相比,肯定处于不同的职业生涯阶段。那时我的职业生涯正在巅峰,我想赢得尽可能多的奖杯。现在,战胜最强大的对手,或是赢下重要的冠军,依然让我兴奋。不过,我希望能在职业赛场上不受伤,保持快乐,保持健康,这是我的头号任务。这意味着要和我的团队一起,仔细制定赛程计划,这对我很重要,它使我尽可能长久地保持热情,让那团火燃烧下去。”

人们永远不知道费德勒的极限在哪里,ESPN更是用“违反逻辑”来定义瑞士人的“不老传奇”。的确,只要心中热爱网球的那团火始终炽热,在未来的岁月里,费德勒继续书写奇迹只是时间问题。

总奖金3.34亿的温网 靠什么吸金

作为职业网球四大满贯赛事之一,温网一直都有着丰厚的奖金,且总奖金每年都在上涨。

2019年温网总奖金比去年提高了11.8%,达到380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3.34亿元),其中单打冠军的奖金是最高的。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温网首次迎来了男女“同工同酬”,即男子和女子单打冠军奖金一样,均为23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2064万元),亚军也可以获得117.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1032万元)。

仔细看过比赛的观众会注意到,其实温网赛场周边并没有显眼的广告牌,温网的官方赞助劳力士、IBM的商标也只能够放在比赛必须的计时器和测速器上。但是,每年的温网还是能够获得巨额的利润,以支撑全英俱乐部和英国网球协会运营这项全球瞩目的职业赛事。那么温网的钱又是从何而来呢?

版权收入是温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在英国本土,BBC是温网的指定转播商,双方已经合作了八十余年,双方最新的合同至少持续到2024年。每年,BBC向温网支付的版权费高达6000万英镑。美国ESPN是版权收入的另一大来源,双方在2011年签订了为期12年的转播合同,每年的转播费用在2500万英镑左右,此外还有全球其他媒体支付的转播费用。2017年开始,温网的转播收入就达到了1.6亿美元。

版权收入之外,温网还有商业赞助、门票收入和商品销售。温网赛场旁边虽然没有眼花缭乱的广告牌,但是这个百年历史的大满贯“贵族”却是不愁赞助,它还拥有稳定的赞助伙伴。比如比赛用球史莱辛格,与温网合作已经超过100年,罗宾逊、劳力士、IBM和温网的合作也分别长达84年、41年和29年。2014年开始,温网以每年新增1个赞助商的速度在拓展品牌价值,目前温网官方合作伙伴15个,商业赞助每年近5000万美元。

与商业赞助收入体量差不多的还有门票收入,每年的温网都是节日,到了后期的淘汰赛,中央球场的门票是一票难求。为期两周的比赛,能卖出50万张票,《福布斯》曾对2017年温网门票销售做过统计,门票收入4700万美元。看温网,看的是情怀,消费的也是情怀,温网每年都有不菲的特许经营和商品销售收入,2017年温网这一项收入约为3500万美元。

赛绩有起有落,费德勒商业价值始终无出其右

二十余年职业生涯,费德勒无数次登上《福布斯》世界运动员收入前十的榜单,并多次问鼎冠军。

《福布斯》2019年世界最高收入运动员排行榜

在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包揽大满贯的时候,蝉联商业价值榜冠军,并不令人意外。但即便他的赛绩处于波谷、即便近38岁的年龄意味着运动员职业生涯的黄昏,费德勒依然是炙手可热的商业宠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费德勒之于网球,就像飞人乔丹之于篮球,老虎·伍兹之于高尔夫球,说起那一种比赛,就会想到他们,在其领域有着无以伦比的统治力和号召力。

在2019年《福布斯》世界运动员收入榜里,费德勒排名第五,前三名分别是足球运动员梅西、C罗、内马尔,第四名为拳王阿瓦雷兹,德约科维奇排在第十六位。年龄对于竞技体育运动员而言,是多么残酷的存在。内马尔只有25岁,阿瓦雷兹也是90后,梅西和C罗都是85后……媒体毫无讳言的指出费德勒是收入排名前十运动员里“年龄最大”的。

可那又如何?费德勒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赢得了1.24亿美元的奖金,但与他在场外的出场和代言收入相比,这一数字相形见绌。粗略统计,费德勒仅2019年的代言收入就高达8600万美元,远远领先于任何其他运动员。

耐克、酩悦香槟、RIMOWA旅行箱、瑞士信贷、劳力士、奔驰以及吉列等品牌,长期是费德勒的追随者。慧眼独具的耐克在1997年就为费德勒提供了战袍战靴,在2002年费德勒获得第一个大满贯前,由于他签下6年合同,并在2008年续签10年累计1.2亿美元合约,刷新了网球史上的最大赞助金额纪录。

2018年3月,耐克与费德勒合约期满,谁将成为费德勒的下一个赞助商的问题引发了大量猜测。2018年7月,随着温网正式开幕,费德勒的全新赞助商落下石锤——费德勒的球衣装备均来自优衣库。优衣库以10年共计3亿美元的天价锁定了费德勒,继续刷新由他本人创下的职业网球史上最高赞助费用。

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优衣库是不是疯了,如此巨资押宝在职业生涯末期,随时有可能退役的球员身上,风险是不是过于大了。

昨晚(7月14日晚),当费德勒身着优衣库球衣、球裤,头戴优衣库发带、腕缠优衣库护腕与德约科维奇展开近五个小时的巅峰对决时,足以让赞助商喜笑颜开、足以证明费德勒无出其右的商业价值。

在品牌方眼中,费德勒是优雅而有风度的商业天王,场内他拼尽全力、成绩瞩目,场外他家庭稳定、待人谦和、无任何不良记录,时光流转,费德勒终有告别赛场的一天。这样的传奇球员,也许到退役后仍是网球运动的标志人物。

只是谁将取代费德勒成为下一个网球世界与商业世界里的头号明星?《网球天地》杂志里这样写道:“德约科维奇有如他当年那样的统治力和全面性,瓦林卡和他有着相同的国籍和单反打法,锦织圭更是似乎让人看到了又一个赞助商的宠儿。但他们都不像是那个答案。”

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29h.com/d/250359.html